世无常 第十五章 生死姐弟

小说:世无常作者:李旨更新时间:2019-03-11 04:56:16

提示:如果出现章节打不开或者错误,请点击右上角切换备用网站或点击进入小说大全搜索书籍名称
  小美她当然会碰到肖云,一颗“六情散”就会让人失去理性,何况三颗。之前小美安静的听李菲讲完水灵山岛离开后的故事。看着眼前随时会兽性大发的肖云,她很痛苦。她做梦都想做云的妻子,但若因施暴在一起,她当然千百个不愿意。她想逃,马上离开这是非地。但她是不可能忍心让肖云情毒发作焚身而死。她傻立着,啥也没做,任风撕扯。李菲早解了她身上穴道,但她就是不为动。

  肖云是一步一步走近,她没再眼神回避,相视着……人若有天死,为什么不可以今日。她认命了,缓缓脱下外衣,正值放下……却见肖云三丈外席地打坐,双手交汇丹田运功,眼闭一动不动。全身热气曲绕,满脸通红。小美是近一步热浪就加一倍,感觉人都要被烝熟。她一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想起李菲说的话,急到海边用外衣浸海水再一个翻身跃回,拧水浇在肖云身上,让其降温。肖云身上顿时水气缭绕,来回三四次才把肖云身上衣服全部浇湿。

  才一盏茶功夫,身就干透,衣服都结了斑斑点点盐霜。小美只得海边来回跑,方家轻功都用在跑路上。忙得自己一头汗,干脆整人直接跳海里,一个飞跃连人带水而起。累了就干脆背靠背坐会,也保湿,背一干就知道该跳海了。还好小时被调皮的方宁素带会了游泳,竟用在这会。

  过了一个时辰,肖云身上热气终于开始消淡,他睁开双眼,小美竟开心得比出剪刀手,全然忘却疲劳。肖云走起,一伸左手抚过她霜白的脸。小美哪顾一头半干半湿乱发银丝,嘟着嘴,双眼泪水打转。她多久没被肖云这样抚过了,她怎能不激动,所有伤累又算得什么。

  正在小美迷晃中,一巴甩过,脸“叭”一声直往左摆,脚一偏摔倒在岩石地面,双手支撑,痛得她直发昏,差点晕过去。嘴角流血,一滴一滴嗒着花岗石。她伸手捂着脸,慢慢站起,万念俱灰:“为什么……”

  “哎……呀!我的妈呀!我都被你感动了……”一个突然声音,一个突然身影从蛤皮崖跃下。一边说一边抹眼角泪迹:“姑娘至情至诚,这是几生修福才及配得上你。”这说话的是个道长,正是小道士师父“华盖真人”刘若拙,“普济真人”李哲玄的师侄。

  “你快离开这,你面前的是白无常,会杀了你的!快走!”

  却见道长不慌不忙:“我正怕眼前的不是白无常。”小美一下心有几分底,这就是拿肖云的,看准了他刚消耗过多内力。小美用力的盯着肖云:“走啊,云,人家是有备而来,你会吃亏的。”

  “嗒……嗒……”几下脚步响,白无常才转身,已窜步近到六丈远的道长身前,一个飞转,盐霜四溅……瞬间周遭一片白茫。只见道长右手一甩,一招“乾坤手”拨开云雾,左手螳螂捕蝉伸向白无常……(螳螂拳的发源地正是崂山,多少传奇从这里走出)。

  白无常轻跃转身,却慢了半步,硬生生受了半拳。连小美也很吃惊这是什么操作。白无常一定,才醒然自身只剩一成功力,身行反应变慢了。这一拳不重,道长就用了三分力:“看来,小白伤的不轻,这么平常招式都没躲了。”让小美更是提心,白无常的仇怨这么多,逮住准是个死。

  但白无常毕竟是白无常,他轻一提气,只把气聚在五指用最小消耗对付道士。以跑的方式代替高耗的飞跃轻功。一爪虎击直取掏心,道长立即仰身后顷,右脚前踢。肖云收拳,转左脚扫踢。双脚一撞击,肖云横扫竟被道长直踢拦止,这就是内功的差距。道长趁势左脚飞起直踢,肖云右手才挡,道长右脚已踢进,双脚交替如半空跑步,凌空十八踢。肖云双手无闲,一边身退一边挡前。直被踢退六丈余,才算稍停,再一跃身道长从高而至,又是连绵七十二掌旋转拍击……肖云只得举掌相御,脚下岩石不支,一掌一坑,对完七十二掌,坑已深至半腰。只得一记全力白额横虎拳击,硬生轰出一道三丈石槽。道长后跃四丈暂且回避:“十二兽真畜牲,威力这么刚!”

  小美越看越担心,她很清楚这么刚的虎哮多耗内力,再这么几个回合,就算不输也会被耗尽真气而擒“云!别打了,你快走啊!道长在消耗你……”没等小美说完,白无常已虎形裹臂,如闪电般近到道士前身。道长见状即撤,但白无常猛击已至,只能护身强用玄极功,以身法卸御加以浑厚内功抵挡。白无常执瞬间暴出七拳,四脚并用,拳拳打中,无一击空。玄极功竟在具现化的十二兽前,发挥不出应有作用,只能作内功护体。

  刘若拙还保持防守架势气喘吁吁,总算挡住这野兽的七连暴击。对面肖云单手撑地,强稳气息。小美已一刻也等不下去一跃而前,拉手搭过肩,架起肖云就飞步逃离。道长一抬手想喊一句,却上不接下气。干脆背地一躺,万大事先缓口气。

  小美以为肖云内功不济,头一热就本能的出手了。走出一里地,刚落脚肖云左手一卡本搭在小美的脖子。小美立即喘不过气,挣力侧右转身正对着肖云,后背双手紧紧反扣肖云双肩,努力的不让自己晕过去。微弱着气息:“云,先离开这好吗……”手一松,斜晕倒地。肖云是没看一眼,一个跃起抽身而去。可怜小美一小女子躺在荒郊野岭,一个不好运就是豺狼点心。

  宁素找肖婷聚了半天,九水下山时正好撞到小林:“呵呵……又换样了!”小林一急:“说啥了说啥了!”俞琳调皮的一个摇手:“嘿嘿……”她们老相识了,俞大娘号共过生死。又向后张望了一下:“叶小美呢?没跟你一起吗方宁素。”

  俞琳一说倒提醒了宁素,向小林反问:“你没找小美啊!我说你怎么回事,不知道小美是个陶瓷心,别让她一个人……别让她一个人……说多少遍了。一个人她就会胡思乱想!”宁素也不知为什么烦心,但水灵山岛时给叶小美太大打击。

  小林也委屈,刑昕一个门拒,让其一直晃心,又不是杀出个俞琳,他自不然会去找小美,竟一时堵语:“我……我的错……”千言万语何处说。小林可是从不认错的,但宁素一提小美,脑海就泛起小美昨晚怜哭的样子。

  “不用你理了,爱干嘛干嘛去。”宁素一展轻功,山水间踏树而去,一眨眼不见踪影。小林正要随,俞琳急忙开声:“小林,你要把一个小女孩扔在荒郊野岭吗?”

  天性怜美的小林,竟背身长视:“你不是小女孩,也不是一个人。”一扬身跃林展翅,唯见渐小远去的背影。俞琳一小前跑站停,张手大喊:“你会后悔的……”

  才到庵前,已见宁素急冲走出,小林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事。小林刚上前,宁素手一挡“别说话……”似思索又似自言自语:“除了道庵还能去哪?”又分头找了不知多少时辰,月上梢头,人往去处。宁素是真的急了,再胡闹天晚也该回来了。这崂山百峰廿三河,上哪找人?才想起有个刑昕,最起码她有五里感知。自然也有小道士,只得大喊:“昕!有急事找你,你出来下!”

  “小美没事,会有人带她回来,别嚷嚷了!”刑昕一话让宁素顿时如释心头大石,直接坐石板地上,双手捶膝。这天都快跑死了,又迟疑:“你怎么知道小美的事?喂!死猴子!”

  “别那么大声!你们这帮人怎么会回事,来来去去……就会欺负道士……”小道士也是一天多少经历,也真的够委屈“你进去吧!不差你一个!”

  “这,我能进去?你没事吧?道士老弟。”宁素惊讶的比着手。

  小道士那复杂心情:“你进不进?”

  宁素哪等你多说一个箭步,悄咪咪推一半门楔进。昕还是背身打坐,宁素直往跪垫一趴,累不想动了。

  “也就你敢在道堂前这么无礼,你这趴着知不知羞耻。”

  “我又不是淑女!又不是信男信女,装什么高贵!”这是指桑骂槐啊,懒懒的又说:“你还没回答我问题!”

  “你不告诉下林风他们,想让他们找一夜吗?”

  “那两兄弟,个个有异性没人性!找去,累不死他!”宁素趴着动一下都嫌累。身心累才是真疲惫:“你让我眯一会,死猴子……”没说完就睡着了。真朋友,不是无话不说,而是可以不说话。

  “谁?”小林见一身影闪过,这身影还特么眼熟。追了上去,感觉这人像李菲。

  小美睁开双眼,眼前的一片黑暗很是吓一跳。才想起是肖云把她打晕,扔在无人烟的荒郊野岭,右手臂好痛,倒地时撞石棱上了。想起就心酸,想哭却挤不出眼泪,她已经一天没吃喝了,又晒了一天,已经严重脱水,嗓子干的都喊不大声。海风呼呼甚是凉意,她抱膝卷缩了好一会,就像被世间遗忘的野孩。

  她是嘴角又痛脖子又僵,全身骨节酸。也知道不能久呆,缓缓起身回走。幸好圆月当空,路还能辨。左手抱着右臂,斜着单薄的身体,一步一晃走在杂草丛生的荒地。随处见萤火虫星星点点,自在的划过,一闪一闪时飞翔时角落。突见一双幽绿反光,路前方竟拦着一只大灰野狼。

  小美大惊,努力告诉自己冷静,她知道有狼时不能转身,不能示弱,三年前肖云就告诉过她。她缓缓从靴筒抽出小刀,这每人一把的放血小刀终于派上用场。却对峙了许久,狼并没走动也没嘶吼,就静静的在望。一串“唦吵”声响,野狼突然伏身趴下,一个身影从狼侧走过,野狼是一动不动,也不逃。

  小美双眼闪烁,身子一下变得好轻,一丝风吹就倒。她想见又怕相见的人,这阴间死神不期而至。她嘴角丝扬,双手垂下,不再做任何抵抗。在肖云面前她是永远无法抗拒,既然活得痛苦,死何偿不是另一种解脱。

  一只多熟悉的手,抚过她脖子左侧。小美太清楚,只需这手一拍,她与人间再没关系。她用最后力气伸出伤痛右手,去拉白无常安静垂肩的左手,暖暖的。一滴热泪从犹笑脸颊滑落,眼睛都不舍一眨,对视荒天月下……

  “肖云,你干嘛!”一声止喝,小林大手一指“有本事来杀我,别欺负女人。”

  “走!不关你事!”小美双唇哽咽颤抖,她更怕见兄弟相残。都是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的伙伴,少了谁她不让。

  肖云收回右手,吓得小美惊恐大叫:“走!林风,你快走……”声音沙哑得真让人心痛。白无常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前,月下更显苍白的脸,寒着海风一阵一阵吹过。小林一聚右手,单拳一握,马裹手臂,夜下闪着耀眼的光:“别怕,我说过他不好好待你,我就揍他!”

  “走啊!他会杀了你的,你傻什么……”没等小美喊完,两人已双拳相击,小林没动,肖云却震退了几步。小林很惊讶,怎么这点功力。小美心里是很明淌的,跟道长一战又消耗了不少内力。

  小林趁势,抡起双拳猛击,他想打肖云好久了。却见肖云只聚气十指,每一拳都被虎拳擒住。交集十几回合,除肖云且战且退,未占真正便宜。小美却大惊:“别打了,林风,趁现在快走,云他在消耗你……”

  林风哪管这么多,怒一聚气,全身具现化的十二兽照亮着四周。全力的十二兽连焦曼也很少用,每一拳都打出一道三丈裂痕,处处烧焦气息。这拳下,白无常也不敢正面刚,只在侧面推挡,一个失误接正就会轰出三丈远。全程追着肖云打,不由林风嘴角窃喜。

  打过半时辰,林风开始加重呼吸,肖云却气息平稳。正当林风挥拳间隙,肖云抢一拳打出,虎裹手臂的迅猛一击,林风立即变攻为守,惊险挡住。却不明力为何还在推进,白额跃虎直撞他胸膛……林风一个倒栽三丈,猛摔撞地,轻一咳声,血口如柱,晕死过去。

  小美世界瞬间无声,她惊跑着……脑海里都是林风死去的一幕……摔扑在小林身前,急推小林转身,流出嘴里的血,别让窒息。抖手去探小林脖子,还好还有脉跳,护着小林后背直哭“为什么不走……为什么不走……”

  “嗒嗒”声音,无常一步一步靠近……小美没有反应,她又能如何,却传来一个声音:“住手!木头。”说话的竟是李菲,小美迷蒙的看下身影,一摆手又晕过去。再睁眼时,天大亮,已在道观房间,正躺在床。再看有一人床边趴着,这方宁素守着睡着了。

  “林风呢?他怎样了!”小美突一惊叫,吓醒了宁素。宁素一把按住小美:“什么林风,昨晚道士说你晕在草丛……”

  小美直摇宁素肩膀:“他人在哪里?”

  宁素一脸无趣“你管他干嘛?”她并不知小林受伤的事。小美一急起身,头一昏身一偏又差点晕倒。宁素急扶坐好:“你先吃点东西,我去叫他来好不好!”小美一天没吃,是真饿晕了“嗯!”轻轻一声像个听话孩子。

  宁素找遍整个道庵,不见小林踪影,很奇怪这花心罗卜一大早去哪了。不好意思的回到小美,小美突一着惊,双筷“啪啦”掉地,半天不语。宁素“唉”声拾起筷子:“叶小美,你怎么呢?昨天发生什么事?你怎么全身是伤,你去哪了?”

  “我昨天怎么回来的?”小美疑视着宁素。

  “道士接你回来的。”

  “林风呢?他跟我一起的。”

  宁素直着眼“没见林风啊!”

  “怎么这样?他就在我身边晕倒的,怎么可能没看到他?”小美心里惊慌,很不祥之兆。她细细说完,宁素才知发生这多事。又恨又怜悯还很担心,这小林都晕倒了怎么就不见了。

  宁素看着那一道道深痕,都不敢信这是小林造成的。小美揪心的指说着,那大滩干沥的血,显然伤得不轻,这不快找回小林只怕生命危险。小美搭手一摇宁素双肩:“宁素,你说林风会不会有事!”她从未觉得小林是如此重要,说从小到大都是爱理不理的。

  宁素却转身放眼大海,脸上竟没一丝忧心。小美一看就来气:“你怎么一点担心都没有?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我不知道谁劫走了林风,起码他还没死!”宁素语气冷淡,表情冷静得让小美悚心。她只看过宁青会这副表情,安静下心情“你说清楚点。”

  “林风若死了,没必有劫个死人,既然劫走了,自然不会看着他死。”

  小美只是靜静站着,没再答话。她讨厌宁青,但又信任宁青。她从来看不透这小小人儿装着多事。

  “你这么直直看着我干嘛?看得我鸡皮都出来了,你摸摸……”宁素转身被寒意的目光惊着,直撸起半袖。小美一下奈笑,方宁素就是方宁素,永远变不了方宁青。直轿气:“我走不动了,我伤得好重,你背我回去。”

  宁素无奈,小美虽说比宁素早出生三月,但从来就觉着小美更像妹妹。小时候溪边戏水,宁素就常背着睡着的小美途归。宁素走了好一会突然自语:“不是摔到手吗?”小美趴着咪笑不答,想起了肖云也曾背过她回家,都淡忘了背过她最多的是方宁素。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启迪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世无常,世无常最新章节,世无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