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罗场反复横跳[快穿] 双重身份-6(微修)

小说:我在修罗场反复横跳[快穿]作者:香草球更新时间:2020-01-30 01:24:05

提示:如果出现章节打不开或者错误,请点击右上角切换备用网站或点击进入小说大全搜索书籍名称
  白初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儿。

  “哈哈,被你看出来我不了解神话了。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那个叫初的摄政王是有些不对劲。”白初打着哈哈,连忙转移着话题,“……会场人太多,你有没有觉得有一点热?”

  “还好。”林子晓挑眉,“热吗?要不要帮你买瓶水。”

  “好啊!”白初立即应下,指向旁边无人的长椅,“我在那边等你。”

  望着林子晓的背影,白初好算是安下了心,刚刚信息量太大,他得一个人先冷静冷静。

  在进入这个副本之前,系统有说过上一个副本中出现的人物可能会记忆传承到这一个副本中。在遇到塔塔时他以为塔塔就是卡拉,不过经过无数次试探,塔塔似乎并不知道上一个副本的事情,他们似乎只是单纯地长得像。

  如果「雪城思念」是「双重身份」的神话故事,那么情况其实有点糟糕,因为白初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受到神话的刺激,想起来什么事情。

  咕。

  一想到在未来,安吉洛、卡拉、凯斯特会揪着他的领子轮番问他为什么,白初吞了口口水,留下几滴冷汗。

  这时在紧张兮兮的白初面前出现了一瓶水。

  “谢谢。”白初接过,咕咚咕咚灌下去两口,转头,“这么快就回……”

  “喻泽尧?”

  “你怎么在这儿?”

  白初身侧的高大身影的胳膊肘撑在叠着的双腿上。喻泽尧的眸光有些冰冷,但又带有春风般的暖意,他托起下颚,唇角勾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反问他道:“怎么?不欢迎老朋友?”

  “……”白初被他呛得说不出话来。

  喻泽尧唇边挑了挑,视线移到不远处的展示柜,那里展示着万年雪钻:“那天过后,为什么不联系我?”

  “联系?为什么。”这些天唯一一次出门就遇到了搞不定的人,都什么事啊。

  “我一直在等你的电话。”喻泽尧说着,指腹轻轻滑过白初的手指,突然的触感让白初一惊,猛地回头看他。

  “喻泽尧,你……唔!”

  还不等白初说完,喻泽尧的手指忽然插进白初的发间,揪着他的头发粗暴地封住了他的唇。

  【叮!探测到玩家正在完成隐藏副本任务。任务对象:喻泽尧。任务目标:亲密接触15分钟,开始计时。1、2、3……】

  白初:……

  约过了45秒后,喻泽尧放开他,望着被吻得满面潮红的白初,喻泽尧眼尾染上一抹愉悦,他用拇指压着白初的唇瓣,易惹人沉沦的声音缓缓送出口:

  “果然……我终于知道那天,你当着我的面和别人接吻,我是什么表情了。”

  喻泽尧勾着白初的下颚弧度,轻轻将他的脸往旁边一侧。

  “看到了吗?”喻泽尧的吻附在了白初的耳畔,“那边浑身腾起杀意的人。”

  顺着喻泽尧示意的方向望去,白初看到林子晓站在不远处的自动贩卖机面前,死死地盯着他们的方向。

  白初心脏漏跳一拍。

  那道目光极为炽热,如同利剑,白初能感觉到林子晓在发怒,那种怒意包裹了全身,是那种泄露出就会伤及无辜的那种怒火。

  不知道为什么,白初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炸弹两个字。

  “那是林子晓吧。”喻泽尧似乎很满意当前的状况,“周予不太像是能有那种眼神的人。”

  白初一惊,猛地转头看他:“什么意思?”

  他的话就好像他知道周予和林子晓的关系一样。

  喻泽尧弯唇:“聪慧如你,我本以为你知道我知道。”

  “不要套娃。”白初黑着脸,“你和林子晓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喻泽尧轻笑一声,凑到白初眼前理了理他额前凌乱的刘海儿,“你放心,我不喜欢林子晓。”

  说完,喻泽尧勾腿站起,同时弯腰横抱起了白初。

  “等一等!你等一等!”白初挣扎着,不顾周围人奇怪的视线,“放我下去!现在林子晓的情况很危险!我是他的心理咨询师,我得在病人身边!”

  听到白初这么说,喻泽尧唇角勾起浅浅的微笑。

  “你不需要太敬业。”喻泽尧抬脚大步往前走,“他不会做出什么的。”

  “哈?”白初有些莫名奇妙,“你没有看到他那好像要杀人的眼神!?”

  喻泽尧没有回答,迈着大步,抱着白初穿越了无数个回廊与楼梯后,走进某间豪华的卧室,把白初扔在了床上。

  白初当即心里一沉。

  这……什么!?

  展览会场后怎么会有这种地方!

  看这布置的鸟语花香的,茶水还冒着热气,一看就是精心打理过的好吧!

  白初不由得警惕地眯起了双眼。

  这个房间应该是专门为他准备的。

  喻泽尧早就知道他会来神迹展览?

  白初立即从床上翻身坐起,他快速扫视了一圈这不大的房间,四面无窗,出口只有门。

  喻泽尧坐在正对着门的红木椅上,眸眼深邃,白初读不懂他的内心所想。

  “你有什么目的。”白初几个呼吸平稳好了心情,直视眼前的人,“刚刚你为什么故意激怒林子晓?”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喻泽尧轻笑,“不过今天和林子晓没有关系,只是单纯的我病了,想看看心理医生。”

  喻泽尧唇角带着笑,把“看看”两个字咬得很重。白初意识到对待这个男人不能以软碰硬,于是毫不躲避地对上男人暗色的眸瞳:“想见我,你提前预约了吗?”

  喻泽尧听到他的话后一怔,忽地嗤笑一声:“原来我之前觉得你变乖了是错觉。”喻泽尧说。随即眸光带上了些许挑逗的意味,起身:“你变得越来越让人能腾起征服欲了。”

  白初没有说话,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喻泽尧还是喻泽尧,但从刚刚开始,白初总觉得他的气场多少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白初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告诉我。”喻泽尧居高临下地勾住白初的下巴,“你为什么来神迹展览?”

  白初眼神一别:“陪我的患者。”

  “哦?”喻泽尧挑唇,“那能和我说说,看到了那些展物后,你有什么想法吗?”

  白初的神情一下子变得很奇怪。

  “你想知道什么?”

  “呵。”喻泽尧弯腰,暧昧地拉起白初的手,在上面轻轻落下了一吻,“我只是在想……曾经你给我讲过雪城故事里的魔法道具,好像在今天都有展出呢。”

  白初浑身一抖。

  什么意思?

  给喻泽尧讲过雪城故事?什么时候?

  “有很多展物都很漂亮。”白初打着马虎眼,试探开口,他不知道喻泽尧到底知道多少。

  见他犹豫的模样,喻泽尧狭长的双眸一眯,猛地将他推倒在床,压了上去。

  “白初。”

  他撑在他的身体上,唤他的名字,语气中带着些不容拒绝的霸道。

  明明只是简单的两个音节,但在那阵沉厚的嗓音的包裹下却变得异常暧昧,可暧昧却没让这狭小的空间变得燥热,硬生生的让白初打了一个寒颤。

  “不要骗我。”

  喻泽尧一字一顿。

  他看起来已经丧失了耐心,一只大手摩挲着白初的脸颊,冰冷的触感不禁让白初打了几个冷战。

  “我说过可以等你,但并不是没有期限。”喻泽尧眸光犀利,“除非你能说出让我满意的不肯坦诚的理由。”

  白初一下子想到那天第一次见喻泽尧的时候,他问自己消失的五年都去哪了的事。

  额角冷汗密布。

  在不知道喻泽尧掌握多少情报的前提下,他绝对不能先开口。

  “时机还不到。”白初故作冷静,迎面喻泽尧的目光,搬出了万用句式,“等时机成熟,我自会告诉你一切。”

  “你之前也是这么说的。”喻泽尧的脸色并没有因为白初的话而变得好看,他看向身下的人,暗色的双眸仿若两股巨大的漩涡,盘旋着无数不能见光的负面情绪,“你知道吗,最近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想起了一些事情?”

  白初头有些晕,恍然觉得这种语气有些熟悉。

  室内的气温又下降了几度。

  白初对上的那双暗色眸瞳审视着他。某个刹那,那眸眼在不容被察觉时忽地擦亮了几抹微微的冰蓝,在深处不断燃烧着。

  喻泽尧贴在他的耳边:“初·希尔菲德。”

  白初神色一凝。

  “你……”

  比起白初面上的慌乱,喻泽尧的没有丝毫动摇,他再次缩短两人的距离,执意让白初看清他眸底深渊。

  喻泽尧强大的迫压让白初有些喘不过气来,半响,他的唇角一牵:“初·希尔菲德,这是你的名字吧?”

  ……

  ……?

  不论之前再怎么强装淡定,这一次,白初彻底傻掉了。

  ……记忆传承?

  白初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白初深吸一口气:“……你是谁。”

  喻泽尧没有回复。

  他只是静静地望着白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静静地,那一瞬,白初觉得他像极了雪地中孑然一身,俯视众生着的安吉……

  砰。

  突然一声巨响。

  林子晓一脚踢开了房门,他死死盯着压在白初身上的喻泽尧,仿若从地狱深处走来的凶神恶煞,丝毫不掩饰周身的杀气。那杀气溢满了这个空间,每一个气旋都能带来巨大的杀伤力。

  “喻泽尧。”

  林子晓的拳头咯吱作响。

  “你还没有从梦里清醒过来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启迪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在修罗场反复横跳[快穿],我在修罗场反复横跳[快穿]最新章节,我在修罗场反复横跳[快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